中国90后女摄影师陶春霞是我所知的目前国内最年轻的私摄影师之一,她的作品显然受到荒木经惟等人的影响,但能够从个人生活尤其从女性生理和心理出发,拍摄一些极为大胆的画面。她持续数年大量的自我影像,展现女性的个体欲望,不再是男性视觉的专断和臆想,而是女性自身的自由表达。“阴道的来源:身上长了一个宇宙黑洞,和我的身体融为一体成为一个器官。”“月经:不会痊愈的伤口会一直流血,停经的时候你就差不多死了。”身体、性、死亡是其真正关注的对象。不过这些影像往往因过于大胆暴露而很少有展示的机会。——徐淳刚 诗人、摄影人、翻译家

去年在北大举行的本年选发布会上,陶春霞首次亮相,她朗诵了一首诗让全场一时没有声音,在一个大家都在谈论诗歌的场合,她突然发出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声音,大家反而不适应了,沉默了,尴尬了。诗歌写真话还是写假话似乎没有人关心,但陶春霞的出现让我反思,直接写真话,打破假话构成的世界,不难但没人肯这样写。——周瑟瑟 诗人

我最近一直在为写作一篇关于先锋诗歌的文章做准备,题目叫《寻找中国的新一代诗神》。随着我主编的北京评论公众号的创办,接触到的与这篇文章相关的资料或现象越来越多,写好这篇文章的信心也越来越大。最让我充满信心的是潮湿地这位90后青年诗人的突然出现。潮湿地本名陶春霞。经朋友介绍,在北京评论群知道了这个人。她微信用名陶春霞。
在阅读了这位年仅22岁的女诗人将近200首诗歌作品后,我在微信里告诉潮湿地(陶春霞)一句话:你是中国新一代(诗人)的领袖级人物,多保重。之所以要她多保重,是因为她作品里透露出十分强烈的自杀倾向;之所以诗人二字的外面加了括号,是因为她主要的先锋性创作活动并不是写作诗歌。
潮湿地(陶春霞)的作品就放在上面,读后自有感受。这里我不想多说她的作品,我只想说一说新一代新在什么地方。可以从很多方面考察新一代的“新”,但非常重要的,也是新一代明显区别于新时期以来其它各代的一点是,他们并非打倒什么或扒死什么或反抗什么,而是只管自己成长。第三代对于朦胧派的那种对抗,下半身对 于上半身的那种对抗,以及崇低对于崇高的那种对抗(借此机会声明一下,作为垃圾派和崇低思想的创立者,我从来也没有说过崇低一定要对抗崇高) ,在新一代身上是没有的。如果有的话,他们有的只是与自己的对抗。
正是这种与自己的对抗成就了中国新的一代先锋诗人,成就了漫山遍野的 潮湿地(陶春霞)们。
潮湿地这三个字本身就有极强的象征。事实上“潮湿”早已成派。新时期以来形形色色、林林总总的大大小小的先锋诗歌现象也许已经到了该画句号的时候。——皮旦写毕于2015年11月18日零点2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