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的黑暗》

无法哭泣
无法进食
无法呼吸
我的灵魂即将枯萎
我的身体即将腐烂
上帝和死神将合二为一
光明将成为永久的黑暗

《迎接死亡》

我身体里的毛孔全数关闭
血液停止流动
耳朵将听不到声音
眼睛将永远闭上
嘴唇不知道呼喊谁的名字
我在我的身体里迎接死亡
河流干涸
太阳落幕
森林变为荒漠
人类横尸遍野
死亡正在降临

《死了》

我在被子里捂得太久
起来已经过了一世纪
我还未老
世界已变样
我走在街上
路人仿佛在看怪物
我和他们一模一样
哪里奇怪呢
哦,我已经死了

《自私的人类》

我怀抱苦难
等待上天的拯救
他只泼给我一把冷水

《我怎么还没死》

无聊的时候想死
开心的时候想死
难过的时候想死
我怎么还没死

《焦虑》

我想料理好所有事情
然后去死
但是
刷牙
洗脸
做饭
工作
事情怎么也做不完

《活死人》

什么事也不做的时候
就想赶紧死掉
我静静地等啊等
我的心死掉又死掉
而我还活着

《没有力气》

一想到喜欢的人
我就更难过了
我害怕我自己的负担带给别人
我的担子那么重
重得没有力气去喜欢别人

《想死》

我乐观
可爱
开心
也很想死

《等》

冬天的时候等待春天
春天的时候等待夏天
夏天的时候等待秋天
秋天的时候又要面临冷酷的冬天
熬得久了
忍耐死亡的时间也越来越久
慢慢筑成一个地狱

《我的屋子》

我的屋子里的灯亮了
原来屋里还有灯啊
灯又灭了
我守着黑暗等待光亮
从前的黑暗是自由

《赐予我死亡的力量》

托起我的身体
扔进黑暗里
爆裂成碎片
和黑暗合二为一

《人间即地狱》

地狱在哪里
在人间
我在哪里
天堂

《拥抱死亡》

我的灵魂死了
和我的身体合二为一
从未感到如此舒畅
好像在夜里的公路上裸奔
从未感到如此饱满
好像将要盛开的花苞
从未感到如此真实
好像亲手捧着心脏
我成为了我

《我的身体死了》

我的身体死了
灵魂找不到安息之处
在不同的城市间飘飘荡荡
在男人的身体上飘飘荡荡
有时也有女人
不需要为灵魂指引方向
它生来是为了奔赴死亡
死亡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不断地流血受伤
也无法看清死亡的路
死亡与你同在
死亡就是你
你就是死亡

《真实生活》

我在人间行走
在平凡的生活里像一个僵尸
我在宇宙飞翔
浩瀚的空间是无尽的虚无
我坠入地狱
牢笼即是我
我即是牢笼
我带来死亡
死亡带走我

《安息》

白色是婊子的颜色
红色是用刀剖开心脏的鲜血
黑色是寄居在身体里的亡魂

白色是魔鬼的面具
红色是我爱你的颜色
黑色是杀死你永久的占有

白色是腐烂的身体
红色是牙缝里溢出的肉汁
黑色是活着的沉睡

愿你们从地狱里逃脱
不必再踏上荆棘丛生的路
狂吠的狗儿也知道回家的路
安息吧,众生

《现在就死》

我已经25了
活了很久很久
过去的每一年我都想死
一想到未来还有很久很久
我巴不得现在就死

《没有人知道我活着》

没有人知道我活着
只有我自己
我像大树一样静静地蹲在大地上
接受阳光
排泄出废物
还没有等到太阳落山
我就会干枯死去
没有人知道我死了
只有我自己

《枯木》

柴火烧尽
留下的枯木
便是我

《灿烂》

我已经在人间悲伤过
也灿烂过
我的生命即将结束
虽然我现在24岁
但我觉得我可以死了

《直接死掉》

我爱过别人
别人爱过我
这并不重要
人间里只有你
你要学会自力更生
独立思考
好好做一个人
或者直接死掉

《美好》

我不再需要性欲
生活如灿烂阳光下的静谧湖水
美好的
平和的
短暂的
未知的
我更愿意在美好中死去

《价值》

每个人都有大大小小的病
每个人都有大大小小的开心
每个人都过着不同的日子
无论生活怎样
总要继续
苟且偷生会被赞扬
主动去死会被批评
活着是人没有价值的体现

《触碰》

我变得美丽
那张脸让我陌生
我不再触摸自己的身体
仿佛是别人的
我也不再触碰别人
好像长了刺
不得不触碰生活用品
好像沾上了502胶水
我希望像花一样干掉
永远维持着我的样子
别人一碰就碎

《浑浑噩噩》

任何事情都能让我想到死
每一件事物都让人绝望
美好过后更让人痛心
我想浑浑噩噩地活着
死了也没人知道

《汪洋》

我内心空虚如汪洋
叠得高高的书
塞得满满的衣服
都不过是空虚里的一粒沙
我愿投湖死去
我愿结束这汪洋

《去死》

当我从抑郁症中清醒过来
我意识到这个残酷的世界
还不如去死
我多么地想死

《虫子》

我躺在床上
像一只垂死的虫子
不是挣扎
不是等待死亡
是死亡的手掌将我托起
逐渐靠近我
观察我
静静地我也观察它
我希望它是个男人
好把我插死

《我快死了》

我不是真的要死了
我没有严重的病
也没有要自杀
但我觉得我快死了
我一点儿也不难受
也没有想死的事情
但我觉得我快死了

《万物死》

阴毛掉在了床边
和朋友说完了话
把枯掉的花换掉
爱的人离开了
冬天过去春天来
小女孩变成大姑娘
大姑娘变成老奶奶
老奶奶变成坟墓里的灰
每个时刻世界都在变化
所有东西都会结束
万物已死
死不是尽头
死是过程
但我看到这尽头的凄凉
那尽头因为没有人更让人恐惧
只有你自己的存在

《枯萎》

我深陷于泥潭
在夜色中静悄悄地枯萎
大地依旧春风 ​​​

《压抑》

陶子不开心
但是说不出来
陶子不喜欢这个
但是说不出来
陶子饿了想吃饭
但是吃不下去
陶子想走到马路对面去
但是迈不了脚步

陶子不开心
想打和他说话的人
陶子不喜欢这个
想把这个摔得稀巴烂
陶子饿了想吃饭
一粒水一粒米都拒绝她
陶子想走到马路对面去
车子啊把我撞死

陶子不开心
静静地坐着不说话
陶子不喜欢这个
静静地坐着不说话
陶子饿了想吃饭
静静地坐着不说话
陶子想走到马路对面去
静静地坐着不说话

陶子不再不开心
陶子不再不喜欢什么
陶子不再想吃饭
陶子不再想走到马路对面去

《活死人》

神奇小孩一觉醒来变成了植物人
医生来给他检查身体
一点毛病也没有
怀疑他在装病
家人朋友们也觉得他在装病
但他确实一点都动不了了
他想走到门那边去
他感觉自己在走
可是一看自己
躺着一动没动
真的动不了了
还能想问题
神奇小孩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
那就睡会吧
可是太阳晒到了屁股
这大好天气哪里睡得着
那就只能把它当白日梦了
哎呀,这白日梦可真长
太阳月亮都轮流了好几回
都快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我是假的吧?
但我会思考呢
我是真的吧
但我怎么动不了?
看着外面的人
神奇小孩能觉得自己和他们一样在生活着
在动的
但是一看自己
还是动不了啊
神奇小孩回想了一下自己今天做了什么
起床、吃饭、在公园里玩、在院子里逗小鸟
不不不,我一直都躺在床上无法动弹
可是我的手上还有鸟屎的味道
再仔细闻闻
他也不知道了究竟有没有鸟屎的味道
或许这梦实在是太长了吧
神奇小孩仍然像昨天一样起床、出去玩、回家睡觉
不对不对,他是植物人
神奇小孩不知道怎么回事
好像有两个他
但是明明只有一个身体
只有一个人在思考
这是怎么回事?
神奇小孩今天不打算出去
他拿着望远镜开始观察对面窗的小王家
小王可真奇怪
都中午了还在睡觉
小王可真奇怪
都睡了一整天了
小王可真奇怪
晚上也没活动也不是夜猫子啊
小王可真奇怪
第二天还在睡觉
小王可真奇怪
像一个木头人
睡觉都不翻身
小王是不是得了和神奇小孩一样的“病”
神奇小孩又观察了几家
发现每户没家的人都躺在床上
也不是死人啊
眼珠子还能滚呢
今天神奇小孩打算出去遛一遛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嘿,小王,昨天你怎么一直在家睡觉?”
“睡你个头,昨天我一直在木材市场忙着呢。”
神奇小孩摸了摸小王的胳膊
确定是真的
再捏了捏自己的脸蛋
却什么也没捏到
“你摸摸我”
小王拍了拍他
“你咋了”
小王能摸到神奇小孩
神奇小孩却摸不到自己
神奇小孩回到家
哭了起来
他在想自己一定是死了
可能这就是死人的世界
神奇小孩跑到小王家
打开门
床上的确躺着小王
但是小王没有滚动的眼珠子
他已经死了
神奇小孩庆幸自己还活着
因为他的眼珠子是滚动的
还能眨眨眼睫毛
但是神奇小孩发现
所有人都没有滚动的眼珠子
他们都已经死了
而刚刚隔壁的大嫂还跟他打招呼呢
这是一个活死人的世界
而神奇小孩就算能滚眼珠子跟活死人有什么区别
在这个活死人的世界还能去哪里呢
除了闭上眼睛
还有别的事可做吗
但是就算闭上眼睛
神奇小孩还是无法停止思考
这该死的思考
是不是想勒死人

《墓碑上有我的名字》

奶奶的墓碑上有我的名字
“孙女春霞”
外公的墓碑上有我的名字
“外孙女春霞”
我还没有死
但墓碑上早就有了我的名字
你也一样
可以说部分的你死了
我们一点也不孤单
弟弟姐姐叔叔姑姑爷爷祖父太母
我们都是一模一样的怪物
每天都有部分在死去
每天都有部分在重生
我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更新换代
时间那么慢
慢得一生都在监狱里

《很快就要死了》

我23岁
而我觉得我已经70岁了
爱情让我受伤了很多次
我不再渴望男人
也不再过性生活
每天上班下班睡觉
过一模一样的生活
身体经常出毛病
这里不好
那里不对
我对生活没有激情
我的生活已经提前结束了
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
我都不感兴趣
我很快就要死了

《死了》

我也是有过单纯的快乐
但那似乎不是真实的我
快乐的我让我感到虚无缥缈
唯有痛苦让我感到亲切
我将在这样的精神模式里毁灭自己

她出生了
她使自己死亡了
她和自己一起死了

《隐居》

我要住在海边
面朝大海
随时能够消失在海里
消失在世界上
面朝死亡
让我感到安定

《忘记我》

我要静静地死
我要悄悄地死
不被任何人知道
就算有人知道
也没有说出来的意义
就算被你知道
不要难过
立马忘记我

《同步》

我尝埋怨自己思想走得太快
身体跟不上
现在终于同步了
一个虚弱的身体
和一个濒死的心

《灰烬》

我应该感到冷的
昨天我还开着暖气
而今天我只觉得热
好像身体要着起火来
把自己化为灰烬

《拯救》

悲苦是人的本质
你我都如此
没有谁能给予谁拯救

《理想》

我是会死的
我知道
我的理想是早点死掉

《苟且》

我不会停止诉说死与悲苦
只要我还活着
我并不努力要活着
也不努力去死
我苟且为人

《等死》

我越来越瘦
躺在床上
慢慢等死

《后天我就死了》

我希望快点老去
最好明天醒来就白发苍苍、步履蹒跚
然后后天我就死了

《熬》

我找到冬天的诗
他说熬到春天再去死
我找到春天的诗
他说熬到夏天再去死
夏天就要结束了
我想他还会再熬几个春秋
而我也担心他随时就死了

《快点老去》

我希望快一点老去啊
缩短缩短生命
不要再活着

《身外之物》

只要一难过起来
太阳也暗了
希望就是身外之物

《灭了》

我把希望寄托在很多事物上
最终都灭了
包括我自己

《睁眼死去》

我疲劳得快要虚脱
但依然无法入眠
好似要我睁眼死去

《活着就是浪费》

原以为活不到2016年
结果再过半年就2017年了
2017年我一定不能再活着了
活着就是浪费

《死而无憾》

我想要更多的钱
买更好的衣服
我想要出名
让更多人知道我
但想来想去都觉得很无聊
我还是想要死
等我弄明白世界、生命的规律
我就死而无憾了

《不配》

活着让我感到罪恶
我怎么配活着

《可耻》

有时我害怕死
害怕死后的身体存在
一丝一毫都让我感到可耻

《感到高兴》

如果我死了
你们都应该感到高兴
我将不再痛苦

《别再靠近我》

我安静地做一个死人
寻求希望让我感到折磨
别再靠近我

《稻草》

我像一根稻草
四肢无力起来
呼吸衰弱起来
我感到高兴
我就要死了

《然后就如死了一般》

伤心欲绝的时候
我会想自慰
然后就如死了一般

《等死》

我是没有希望的人
活着就是在等死
我是那样地想死

《杀死陶春霞》

她想死

《绝望》

我在茫茫深夜感到绝望
绝望于将要到来的清晨

《多活无益》

我认为我早就应该死去
多活并无益处
病啊拖久了
坏全身

《怎么还不去死》

我的肚子里灌满了臭水
咕噜咕噜提醒我
怎么还不去死

《这么多痛苦》

已经有这么多痛苦
明天还要怎样地继续
我知道没有完美的事
却不知道有这么多般痛苦

《突然死掉》

我希望能突然死掉
我害怕痛苦
讨厌活着

《又有人死了》

我羡慕所有死了的人
他们终于死了
而我因为懦弱而不敢去死
活着是最羞耻的事情呀

《不羡慕我》

我羡慕死了的人
他们解脱了
我羡慕活得好好的人
至少看起来是在奋斗
唯独不羡慕自己
我不愿意好好活着
也没有勇气立马死了

《懦弱的小狗》

我还活着
是因为我害怕死亡
我是懦弱的小狗

《人生大事》

我要想点人生大事
比如晚饭吃什么
这是大事啊
因为不吃饭你会死的

《为什么要活着》

当我一早醒来
我觉得从未开心过
我并不难过
我只是在想
为什么我要活着

《我又不想死了》

无聊的时候我想去死
因为我太无聊
想知道死的滋味
开心的时候我想去死
因为我太开心
想要开心到永远
害怕死亡的时候我想去死
因为我太害怕
感到无力又无助
想死的时候我就死了
但这并不是结束
死是那样得长
那样得长
我又反悔了
我又不想死了

《绝食》

我朋友圈有个人绝食第五天还拍照
我真羡慕他
我绝食二天没到就生病
跟死了一样
人和人真不一样

《羡慕》

我羡慕活着的人
我羡慕死了的人
唯独不羡慕自己

《人生真是无聊》

我想找个人
他愿意杀我
或者找个人一起死
我不想做人啊

《踏雪寻梅》观后感

王佳梅死了
我羡慕她

《无聊》

上班真无聊
不上班更无聊
活着真无聊
死了更无聊

《陶春霞死了》

嘘,她死了
让她安静一会

《一起去死》

我也很孤独
我不敢一个人去死
我要找个人和我一起去死

《压抑》

我深知压抑是怎么回事
是看见、看不见的细流
是出来、不出来的细流

《快乐也忧伤》

我在快乐的时候也感到忧伤
像下雪的春天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
但很快就会到来的吧

《考虑死亡》

心情好的时候考虑死亡
是在为自己负责
策划一件事情
心情不好的时候考虑死亡
是悲痛
是在死亡线上

《考虑死亡》

我不能随随便便就死了
也不能死得和别人一样
一定要独一无二还合我的风格
但我预计我一定是无聊地死了
因为对于死亡
我像懦弱的小狗
就算不对于死亡
我也是一个普通女孩
但我还是希望能够死得满意

《策划死亡》

死是随时可能发生的
我们要尽早策划好

《考虑死亡》

就算我心情好
我也会考虑死亡

《求死不能》

某某董事长被石块不小心砸死
我很羡慕
不知不觉就死了
而我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

《轧我》

我像一块铅一样沉
沉得动弹不得
来辆车轧过我吧

《肢解》

做午饭切菜时
已经把室友肢解掉了
不吃他了
我嫌脏

《再见》

哪天我死了
你就忘记我
我怕死的时候
来不及跟你说话
或者你以为我不理你了

《无力》

油耳朵
臭脚丫
都会遗传给下一代
人生真是无力

《死了》

有很多人自杀了
而没有自杀的人也碰上意外死了
而我还活着

《春天》

春天终究是来了
然而我已经死了

《又可以死了》

我渐渐优雅起来
像一个女人
挺好的
挺好的时候我也觉得可以死了

《最真实的想法》

不如意的时候我就想死
这是我最真实的想法了

《死了很自然》

我现在87岁了多好
明天死了就很自然

《我23岁》

我现在23岁
我怎么还没死

《今天》

昨天都死了
今天很快就死去
没有明天

《我想睡觉》

我想睡觉
睡进棺材里
盖上门
再见

《活着很辛苦》

活着很辛苦
我又要死了

《我又哭了》

我又哭了
今天、昨天、前天
虽然每次哭的原因都不一样
但我始终都觉得沮丧

《周末》

我为周末开开心心地
准备了很多零食
但我什么也没吃
没有食欲起来
也没有自慰
看到那些东西让我想吐
为什么要活着呀
你为什么还活着呀

《再熬一会》

再熬一会
熬到夏天
穿布料少的性感衣服
和细高跟
然后就够了
谁还要过秋天
和冬天

《痛恨》

我痛恨起生活来
还有令人失望的男人
一切都是那么地糟糕

《早点死掉》

我已经没有了去死的勇气
我恐惧死亡
我恐惧无法好好生活
我感到害怕
真想早点死掉
生里来,死里去
死里来,生里去
真是一件丢人的事

《活蹦乱跳》

我终于活蹦乱跳起来
像一个真正的人
以前啊
是一棵垂死的老树

《日记》


陶春霞
屈服于药物是懦弱的
必须拥有更强大的意志力才可以

《死了》

在出生的那一刻
我就死了

《木炭》

灵魂枯竭而死
我成为一根木炭
你碰一下我
也会沾上黑
而我还善良
我愿意为你们毁灭自己

《屈服》


陶春霞
时刻准备去死
不是我想死
而是屈服

《假钞》

我兜里只剩200
其中一张是假钞
现在我只剩下100
在发现是假钞前
我买了面包和蜂蜜
现在我只剩下50
还能吃一顿一人食火锅
为什么要挣钱
为什么要生存
为什么要活着
丢了才好
走了才好
死了才好

《向死而生》

向死而生
即是苟活
怎么可以活得更好
死了才是最好的

《不可控》

我的一生都不可控
将结束于反反复复的寻死中
无可怪罪
唯独自己

《跳河》

尽管说明书上说药片过量并不会致死
但我还是想要全部吞下
如果没死成
那我明天用余下的钱再去医院开药
天有点冷
我不想跳河

《天亮》

我自慰了一晚上
身上像洗完热水澡一样
我停不下来地自慰
就像想要一头扎进死亡里一样
而现在
我确实很想死去
我不愿在天亮的时候还醒过来

《遇到》

我想遇到一个爱的人
然后说服他
和我一起去死

《无业游民》

虽然自由职业比较好听
我更愿意叫自己无业游民
漂泊浪人也很好听
但我哪儿也不去
我就躺在床上等死

《逃跑》

我的生的意识
同死的意识一样强烈
我的死的意识
同生的意识一样强烈
它们带我进入天堂
又进入地狱
像街边的耍猴人
除了逃跑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无力》

生也好
死也好
反复轮回
无法改变过程
我正处于这样的无力之中

《生死性》

生的顶点是死亡
死亡的顶点是性
性爬升至生
生到死
死到性
性到生

《崛起》

生的光亮
结束后
是死的崛起

《惨烈》

生与死
就像跷跷板
轮流占先锋
在每一个最高处
我都可能死去
没有死
意味着
死得更惨烈

《去死》

我鼓励所有人都去死
为什么我们要遭受痛苦

《什么也不干》

我唯一想做的是
什么也不干

《苹果》

快乐是意义的假象
死亡才是真理
一起去死吧
唯有死能记住苹果的香味

《生命曲线》

向死而生
向生而死
生生死死
死死生生

《如果我死了》

那就死了吧

《快速结束》

我的出生是为了死亡
而现在
我只想让这个过程快速结束

《舞者》

现在我22岁
明年我23岁
后年我24岁
大后年我25岁
大大后年我26岁
这就是活着和走向死亡
生与死就像一对舞者
你进我退
我退你进
别踩着对方鞋子就够了

《灵魂》

我崇拜灵魂
肉体为它服务
它张开嘴巴
我就立马把机机塞进去
它张开双腿
我就立马把腿捆绑起来
灵魂呀
没有我
一无是处

《活着》

活着并不是一种勇气
求死也不是一种勇气
勇气是——
你知道地狱就在那里
而你要跨过去
有的人的地狱是生
有的人的地狱是死
受折磨是易事,是常态
生的地狱走向死
死的地狱走向生
这才是活着所要做的事

《天堂》

人间即地狱
我即天堂

《掐死》

男女在一起不一定非要上床
也可以相互把对方掐死

《活着》

活着,我只做两件事
上床,和找死
前者我已经做完了
下半辈子我用来寻死

《轮回》






《可以死了》

我的人生过得太快
我已经上完了别的女人一生上过的男人
现在,我可以死了

《冬天》

我来到北京的时候
失望极了
大雪让我兴奋
它让我想到了一种新的死法

《真诚的自恋者》

我不能看自己太久
要不然就想投进去
像投湖那样

《计划》

除了死
我没有任何计划

《继续》

你有什么想吃的
青菜
吃完再去死

你有什么想买的
靴子
买完再去死

洗手液用光了呀
补个新的

生活照旧
死亡继续

《关你屁事》

你怎么还没死
关你屁事

《消失》

我安静平和
脑袋清醒
无欲无求
没有任何事让我感到希望和留恋
我准备好了
——消失

《我现在22岁》

我现在22岁
毫无生命力

我现在22岁
但我已经老了

我现在22岁
我将永远22岁

《墓碑》

我死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什么故事
只需要在我的墓碑上写上
她没有选择出生的权利
但她给了自己一个死亡的权利

《小星球》

我出去走了走
对于阳光,人群,食物,衣着
我并不感到欢喜
也不感到厌恶
只是想要再寂静一些
让我的肉体跟随灵魂回到小星球吧

《无我》

我身上的钱正好够过完今年
当然我也不希望有明年
我希望你们知道
没有人逼迫我去死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唯一想要去做的事
我不曾向往成为一个成功的人
感谢大自然
即时我死了
生命依然生生不息
就像沙漠少了一粒沙
就像大海少了一滴水
很快我会被人们忘却
这些都不要紧
不管是肉体
还是灵魂
都将不属于我
无才是我

《麻烦》

为了不给任何人添麻烦
没有人会知道
我会什么时候死去
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甚至没有人知道我的墓碑、骨灰、躯体

《挣扎》

请告诉我最快毙命的方式
没有人可以阻挡我对死亡的奔赴
就像没有东西可以阻挡我上他
这从不豪壮
所有的事情我都想做彻底
在几分钟内解决
就像早泄
也仿佛中年人的不得志
生活像一缸烧尽的灰
想要飘散消失
也奋力再次点燃
我说不出这是绝望还是生机
挣扎从来是一件痛苦的事

《我所拥有的才华》

我所拥有的才华
就是我自己
没有什么比它更重要
没有什么比它更想要毁灭自己

《我在看电影》

我在看电影
电影还没开始
就死了一个人了
到电影结束估计全死光了吧
我也想住进电影里
这样死得快

《死我》

如果求医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那么现在我放弃治疗了
我不相信爱/友情/药/力量/信念/阳光/运动/旅行
你生来就注定了你是你
我唯一的愿望是不被生出来
这无可改变的事实
颓荡了我二十二年

《地狱》

我陷入另一种绝望中
这种绝望使我明白
人间即地狱

《享受》

我并不如你所想一味想死
我在享受死亡带给我的力量

《寻找》

除了遭受痛苦
我不知活着的意义
然而我还在吃饭睡觉
不管是立马死还是深思熟虑地死
——都不是很好的方法
我在寻找比死更好的面临死亡的方法

《如果我死了》

如果我死了
那么我要为爱情而死
它听起来那么俗
但我就要奔赴爱情啊

《最好让它去死》

对于过去
最好让它去死
对于未来
最好让它去死
对于现在
我很想去死

《我就在家里等死》

我哪儿也不去
只有这个小房间才是我的归宿
我会在这里慢慢等死
然而慢慢地死并非易事
为了更好地死
我先把桌上的书看完
为了更好地死
我先把硬盘里的电影看完
为了更好地死
我先把篮子里的薯片吃完
为了更好地死
先把地板拖干净,被子拉整齐
为了更好地死
先敷个面膜,再抹个粉底,涂个口红
为了更好地死
我要穿上最好看的那条露背黑裙子
(折腾了会肚子有点饿)
为了更好地死
我先叫个外卖
为了更好地死
我想尝尝新开的烧烤店
为了更好地死
我想交一个男朋友
为了更好地死
我想出去走走
然后一出门我就死了
我都说了我不能出门我要在家等死

《我又要死了》

像一具尸体一样腐烂发臭
死去的时间将和活着的一样漫长
漫长到随手抓起身边的物件吞下
漫长到割去自己的手脚再缝上去
漫长到身体碎裂成无数个挣扎的我
像气球一般爆炸
像下水道管破裂喷涌
像他坚硬的机机操着我干涩闭塞的阴道
我时刻觉得自己就要死去
然而死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我既没有力气拉紧绳子
也没有勇气喝下氰化钾
唯有懦弱地哭咽

若是信仰
那么是爱
爱是我身体的缺口
我想方设法去填补它
我愿为它作奴隶
然而它使我痛苦百倍

人生从无欢愉
出生即是死亡的开始

《我又要死了》

我又要死了
我一天死182次
有时281次
几次并不像高潮那么重要
只是每一次都像真的

《忧愁》

睫毛
腿毛
鼻毛
腋毛
腿毛
阴毛
还有头发
每天都在掉而掉不光
从生到死的永恒之事
忧愁也是这样子的
一个周期的永远循环
除非我死了
所以
我多么向往死亡
就像是上帝打包了盒饭丢到垃圾桶里
所有黑暗都截止了
我将扑向汹涌的河流
湿漉漉地结束一生

《希望》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健康
听着雨声是雨声
看着风景是风景
摆脱所有的困扰
希望除了死
有着更好的解决途径

《雨天的菠萝》

我的胳膊和腿分散了
在湿漉漉的地板上
雨滴吧嗒吧嗒抽打着我的身躯
我感到快乐
我愿意这样在路上消失

《胖子》

性欲填充灵魂
食欲填充身体
我的灵魂虚无起来
我的身体臃肿起来
又胖又丑地在身体死去前死去

《等死》

内裤、袜子、衣服的弟兄们一个接一个
水果皮、鸡蛋壳、纸巾、剩饭在垃圾袋里变成好朋友
地板上的毛发和灰尘说起话来
白天太阳大叔看着他们演肥皂剧
晚上月亮阿姨看着他们继续演肥皂剧
有时雨点大哥过来瞧瞧肥皂剧结束了没有
小主人趴在床堆上像一颗懒土豆
袜子说不准玩手机
头发说不准逛淘宝
牙刷说不准不刷牙
小主人沉醉起来
身上的肥肉越来越多
床单说“你给我起来”
小主人喊了一句
“别烦我,我在等死”
外面的路人朝窗里喊
“别等了,没你电话”

《它挂了》

窗上的植物跳楼了
无声无息地
就像是自然选择

《房子》

我要造一所房子
只有天窗,没有窗户
当我走进房子里
连门也没有了
我的下半生就将这样度过
哪儿也不去,哪儿也去不了
然而我可以选择多种死法
自然死
上吊死
饿死
割死

《太冷》

天冷了的时候
我只敢缩着睡
如果伸直双腿
会那么冷那么冷
我不会冷死
也不会因为太冷而去死
我不敢去死
我只能等死

《大雨》

雨下个没完没了
嘀嘀嘀哒哒哒
就像恶魔的步伐
雨下得越来越大
我该走了
走了就清静了

《不开心》

我没有故事
只是过于敏感
一只苍蝇腿也能让我不开心
更别说一整只虫子了

《硬要生活》

看着天亮起来
就像躺在棺材里,偏要拉我起来
就像在缝隙里偷看我的生活
然而必须要起来去吃饭去走路

《门》

门贴合不紧
风吹来或者汽车开过去的时候
门哐当哐当响
我总以为有人在敲门
以为有人来喊我
不是鬼就是坏人

《等死》

等死
就像你看着两辆车将要相撞
而你无能为力
还要看着它们破碎受伤流血

《装死》

我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Deffy问我在干什么
我说在等死
等死的感觉美妙极了
分分秒秒都变得鲜活起来
生命的质感就像
在天花板蠕动的毛毛虫
我问Deffy这样躺着
只呼吸不吃不喝不动
多久会死
他说三天
真快,好极了
我们来装死吧

《忧伤》

我的心里充满了忧伤
就像胃里面填满了垃圾食品

《我》

我一定来自火星
或者是石头里蹦出来
也许是垃圾桶里捡来
也许是避孕套里漏出来
也许是天上掉下来
也许是地上长出来
也许长在葡萄架子上
也许长在裂土的缝隙
也许我是鸡蛋壳里冒出
也许我是小猫肚子里生出
也许我出生在下水道
生长在坟地
也许我来自太阳

我来自阴道
出生第一个到达的地方,是
鸡巴蹭了无数遍的地方
最后,我也将那样
死去

《小鸟》

我是一只自由的小鸟
我决定自己什么时候去死

《死的赞歌》

在气味怪异的旅馆
吞下一片片面包
塞满口腔
塞满食道
塞满肠道
塞满大脑
漂亮的女孩子们打起架来
青春朝气的男孩们嘴里操着脏话
小孩被公车挤死
男人们坐在房间里勾搭远处的姑娘
女人们涂得厚厚去街上寻找男人
我的脸庞粗糙
我的四肢僵硬
面包们在身体里活动
烂掉吧我的身体
死去吧在高潮的时候
一具具尸体在街上跳舞
空中是狂欢的战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