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床》

我喜欢床
躺在床上
假装自己死了

《安静了》

接受太阳是太阳
接受大树是大树
接受鼻子是鼻子
接受我是我
接受世界是世界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明亮了
仿佛死一般

《廉价》

烫的头发600元
古着耳环160元
口红260元
红色吊带66元
裤子560元
鞋子460元
内裤160元
我很廉价
身上的东西都可以用钱计算

《捕捉》

要闻闻臭脚丫
闻闻口臭
闻闻内裤腥味
才能捕捉到一点
我存在的痕迹

《找不到》

我像人一样吃饭
我像人一样行走
我像人一样工作
哦,不,有的人不用工作
我像人一样做很多无聊的事
但怎么也找不到“人”

《我不知道》

我知道公车是公车
房子是房子
云朵是云朵
太阳是太阳
我不知道我是谁

《没有我》

咀嚼食物
我感受到牙齿的摩擦
下咽、下咽
胃里堆满食欲
我感受到身体的膨胀
我也去感受周围的声音
划拳、叫卖、哭闹
我也去感受看见
树木和云朵天天在那里
我也去感受性欲
摩擦摩擦
我去感受我
这里、那里都没有我

《笼子》

在笼子里我感到安全
就算犯了错
也还在笼子里
总比没有笼子好
没有笼子
我感到一无所有的恐惧

《我存在》

我是我的笼子
我的善良是我的罪恶
我的懦弱无能是我的善良
我是我的顺从的奴隶
我让我痛苦
以破坏自己
以得到宣泄
但我不能一无所有

《真实》

当我快乐的时候
像人们所说的那种快乐
我无法感觉到自己
只有悲伤压抑的时候
我才觉得自己是真实的
真实的是痛苦的
痛苦的是真实的

《写我》

不是我在写诗
是诗在写我

《生命在流动》

用棉花棒掏出耳屎
油光发亮的
生命在流动

《苦味》

人生就是中药
始即苦
末更苦
留存苦味
待你琢磨一生
不愿折磨就吃颗糖
就算吃了糖
也让你忘不了苦

《仿佛你死过》

一谈人生
格局就小了
仿佛你生过
仿佛你死过
不过是以五十步笑百步

《尘埃》

我从尘埃里来
从尘埃里去
风曾扬起我
阳光曾照耀我
雨滴曾敲打我
世间不曾改变

《孤独》

每次想找人说话的时候
身边所有的人都不见了

《活着》

汗臭的衣服
内裤上的分泌物
每天都要使劲闻
这样我才知道自己活着

《神》

你写生的时候
让人感到生
你写死的时候
让人感到死
你是我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你是我心中最高处的太阳

《死了的上帝》

我的世界关闭了
不是重重的大门
是透明的玻璃
仿佛死了的上帝
向下望着人间

《活得很好》

打雷的时候想被雷劈死
过马路的时候想被车撞死
睡觉的时候想猝死
吃饭的时候想被噎死
下楼梯的时候想被摔死
吹头发的时候想被烫死
但我活得很好

《假装死了》

我躺在床上
一动不动
闭上眼睛
假装自己死了
风扇还在转
雨滴还在敲打窗户
睡觉的人在睡觉
上床的人在上床
渐渐地我睡着了
假装死亡失败

《我只有一点点力气》

如果我走路快一点
我就会瘫倒
如果我吃饭快一点
我就会牙疼
如果我说太多话
我就会没有力气走路
如果我喜欢一个人
我就没有心脏给自己呼吸
如果我好好活着
我就会死去

《垃圾》

当提及两性
我总是被误解
当提及死亡
我总是被误解
我只能闭嘴
把自己当作一堆垃圾

《懦弱的我》

一发作起来
就全身发抖
然后喘不过气来
然后控制不住地哭泣
我对自己是那样地无能为力
而当提到它们
我只是被嘲笑

《生来如此》

抑郁太久太久了
好像一生下来就是这样
以后还是继续这样
不会变成所谓的正常人
因为生来如此

《我觉得孤独》

上班的时候我觉得孤独
吃饭的时候我觉得孤独
走路的时候我觉得孤独
排泄的时候我觉得孤独
睡觉的时候我觉得孤独
我不知道别人的孤独是怎样的
我的孤独就是我的灵魂
与我同在

《污水》

大雨
污水遍地
我在污水里看见自己
我是污水

《过日子》

没事的时候
习惯性地走进卫生间
坐在马桶上
这一刻
很放松
就算再放松
也会习惯性地走出卫生间
继续过日子

《野兽》

我在梦里看见人们流血
这里,那里都是
我也感到疼痛
感到临近死亡
唯有梦醒的白天
心中的野兽看起来安分一些
不敢撕扯我与我同尽

《回归土地》

我快死了
就在春天里
把我的身体埋进花瓣里
像出生时在阴道里一样
等待肉身被腐蚀
等待与土地合二为一

《尘埃》

我的身体不是我的
我的灵魂也被带走了
不知道我是什么
不知道我在哪里
仿佛寂寥宇宙里的一粒尘埃
在虚无里飘荡

《心中有猛兽》

心中有猛兽
每日以鲜血喂养
安抚它没有自由
安抚它不吞噬自己
安抚它不伤害他人

《无关》

希望春天来了的时候
所有的事情都变好
那样你就知道了绝望的滋味
沉迷于春天不过是毒药
冬天才是你的良药
提醒你与这人间毫不相干

《短暂》

早晨的时候,我闻到春天的味道
夜晚的时候,我闻到死亡的味道
一生短暂啊

《我的贡献》

我的口水
我的尿
我的分泌物
臭袜子
脏衣服
我的电脑
我的屋子
我走过的街道
我认识的世界
我无法触摸而在我心里的宇宙
慢慢变老
器官衰退
生命停止

《人间的厕所》

蹲坑的人觉得厕所恶心
吐了口痰
再进来蹲坑的的人觉得厕所恶心
于是张贴告示“不许吐痰”
再进来蹲坑的人嘲笑所有蹲坑的人
“我从不吐痰”

《玫瑰》

花丛里有一支玫瑰
但没有人认识它
没有人知道它很好看
它孤独地和同伴一起活着
仿佛世界上并不存在玫瑰

《阳光》

生活不再让人绝望
我知道阳光的味道
我知道阳光在我身上
但不在我心里

《踢开》

我希望一个人生活
一个人老去
孤零零地
就算有人想陪我
我也会一脚踢开他

《象人》

一日三餐
上班下班
起床睡觉
吃喝玩乐
我像一个人一样生活
我做快乐的事
我做难过的事
但我不知道我是谁

《流泪》

我哼着悲哀的曲子
至双眼流泪
我知曲子哀
知道眼泪
但不知道在为什么流泪

《呼唤》

我呼唤它回来
叫喊地精疲力尽
不知道它在哪里

《寻找》

曾经我为性欲而存在
我从性里感知自己
于是我从性欲里去寻找自己
我能自慰
有欲望的味道
却没有我
和没有自慰的我一样

《绿洲》

想念曾经的情人
不再动容
但有一点我的味道
唯有想念他
才知道我曾经是存在过的
就像沙漠中的最后一片绿洲

《悲伤》

以前的我是悲伤的
我去翻那些让我悲伤的东西
像箭刺穿我
我恐惧地合上
我不再感到悲伤
也忘记所有事
我不在悲伤里
那是地狱的死胡同
关上悲伤
也关上我

《空荡》

如愿成为一个全新的我
然而空荡无一物

《杀死》

被生活杀死的我
被童年杀死的我
被家庭杀死的我
被男人杀死的我
被陌生人杀死的我
我来到新荒漠
荒芜而空荡荡
但我感到荆棘丛生
走一步就感到伤害
我杀死了我

《死》

与生活格格不入
与存在格格不入
与我格格不入
无望无际的苍茫
我该死
你也最好死

《不期望》

身体离开了我
而我也不期望灵魂
它们各走东西
留我慢慢等死

《和女友的日常》

不敢说“冷”
一说“冷”
她就要脱衣服给我
她自己也是个穿得少的女孩子啊

《臭屁》

吃烧烤会放臭屁
大概是老爹说烧烤很脏
但是真的很好吃
屁都是要放的
哪天不放屁
放个臭屁才知道你还在人间混
和人见面先放个臭屁

《给山囚》

你将经历我所经历过的煎熬和艰辛
你执意要更快地走上你的路
道路终究是要走的

我希望你死
那样你不再痛苦
也希望忘记你
那样不再挂念你

无论何时再见
珍重

《跳楼》

你说你要跳楼
那就跳吧
你那么痛苦
我一点也不想看着你痛苦地活着
我也希望你没死
这样你还可以继续生活
更好一点
不管你做了怎样的选择
我都尊重你

《好眠》

我的女孩
亲亲你的额头
祝你好眠

《双生花》
你身上有我的影子
我身上有你的影子
我们就像双生花般的存在
不管你在哪里
我都能知道你

《光明》
我也写过遗书
好几次
也有好几次准备好了去死
我仿佛看着你在经历我
你比我年龄小
你的一部分会跟随者我的步伐
我引导你走向光明
不要害怕

《双生花》

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收拾好
去医院
下雨的日子冷飕飕
我撑着伞
去医院
我梦见我喜欢医院
只有和奇怪的人待在一起
仿佛才能做自己
那只是个梦
害怕医院
害怕医生
害怕自己是病人
害怕被生命遗弃
一个人要在暗黑无光里怎样寻找光亮
一个人要在光亮里如何知道彼此心相系
痛苦如波浪
安静的时候一波又一波
除了死亡,没有静止的浪
死亡不是带走痛苦的你
而是带走美丽的你
你一向那么美
只是生病了
一只怪物寄生着
打不赢它那就和谐相处
你会好的

《春天》

我的心里有个春天
没有你
你不在春天里
那你来我心里吧
和我一起用一个春天

《好起来》

半夜醒来想和你说
“我们一起去死吧”
早上醒来我告诉了她
我们相视一笑
你难受的时候很想去死
我难受的时候也很想去死
但我们不会一起去死
我们会一起好起来

《怪物》

我遇到一只怪物
人人都怕它
人人都不喜欢它
我也不喜欢怪物
但我喜欢她
她很美
她不是怪物
我们会把怪物杀死
堵住傻逼的嘴

《遇到你》

痛苦的时候还是死了好
曾经我那么认为
因为我在痛苦的泥潭里沦陷
什么也看不到
只有无助孤苦的我
直到我遇到一个和我一样痛苦的女孩
她比我更痛苦
而我看到她的美
她的活力
活生生的生命
像一条鱼
我对她的痛苦感到无助
但她鲜活的生命给了我阳光
痛苦就是寄生在美好之上
否则我怎么会喜欢病重的你

《担心》

你出门捕蝴蝶
我担心弄伤你的手
你出门见朋友
我担心这又是无谓的见面
你和男人去上床
我担心你只是性交
担心你完事了也没感觉
担心你一个人在街上乱逛
担心你发狂的时候伤害到善良的人
青春期“叛逆”的女孩都让人心疼
我看到你就像看到那个时候的我
希望你至少活到我的年龄
走一遍我的心历

《我的女孩》

我的女孩
你笑起来真好看
你刮了眉毛的样子很美
可惜你的胸太大
总让我想到淫荡的事
我知道我们都爱拍裸照
都有“放荡”的一面
但我更担心它会被男人伤害
我的女孩是个无毛女孩
没有腋毛
也没有什么阴毛
我喜欢无毛
我的女孩胸大屁股大男人很喜欢
但我担心她受伤
她不是一个张开双腿等待男人的人
希望有人一直关怀照顾她
希望我连着她很久很久

《心情好》

我这里已经是暖和的天
像恋爱了那么舒服
如果你那里是雨天
我感到愧疚
我希望你那里也是好天气
希望你心情好

《造春天》

如果春天一直都不来
我们一起去造一个春天

《如果你死了》

如果你死了
我不知道该去挂念谁

《庄重地》

我换上干净的拖鞋
昂首挺胸地走到马桶边,转身
庄重地解下裤腰带
把屁股放在马桶上
大小腿90度
被挺直
双手放在腿上
“扑通”屎出来了
不能笑
不能偷乐
这是严肃的事情
我的屁眼也跟着紧缩了起来
放不出屁拉不出屎
“嘿咻”
我一用力
脚尖翘起
弯下腰
屎扑通扑通地往下掉
噢真爽
去你的革命的姿态
我的屎我做主

《懒床》

春天来了的时候
我喜欢在床上滚来滚去
像动物一样嗷嗷叫两声
被窝舒服得像阳光
噢,这懒床的阴天

《闭嘴》

我说话的时候
你应该闭嘴
我沉默的时候
你更应该闭嘴
不要说“陶春霞”

《痛苦》

生活是痛苦的
只要是发生的事情都是痛苦的
没有什么是不痛苦的

《难过的梦》

我梦见我在分娩
躺在病床上
等待肚子里给我消息
我的肚子一点也不大
我也没觉得肚子里有个娃
我想要尿尿
尿尿的时候感觉有个小圆脑袋
可能要生了
我躺回病床上
医生夹出一个小脑袋
“孙悟空”
那个小人叫孙悟空
但已经死了
接着医生夹出他的身体
有两具身体连在一起
一个身体下半身是算盘
有三条腿
像我的洋娃娃
我顿时觉得很萌
又很难过
我竟然生了畸形胎
我本想体验一下生孩子的感受
就像期待高潮一样
但我却生了死小孩
称不上是我的
称不上是小孩
我好难过
我讨厌难过的生活
难过的梦

《思考》

有灵魂的人才会思考
放屁
思考是一件被迫的事情
我一点儿也不想去想那么多事情
虽然经常有观点总结
但我一点儿也不开心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思考
我不喜欢做爱的时候在想为什么要做爱
我不喜欢吃饭的时候在想为什么要吃饭
我想要像鸟儿一样
在空中自由地飞
轻飘飘地飞
但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必须不停地思考
我就像一只蜗牛
脆弱地被别人一踩就挂了
还独自背着个重重的壳

《树愿》

我的理想是长成一棵树
不用吃饭走路
不用工作挣钱
只需要水和阳光
就活得好好的
树啊
你知道做一个人是多累的嘛
我不得不思考
思考不需要走动
但是很辛苦
它会影响我的生长
我不得不思考
我是谁
我在哪
我从哪里来
我要去向哪里
做一个人很累的啊

《没味儿》

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洗澡了
(因为身上有伤口)
不洗澡真好
我的逼一点也不臭
我身上也不臭
好像我是一个物体
不是一个人
怎么一点味儿也没有呢

《多米诺骨牌》

一不洗澡后
就不想刷牙
不想洗脸
不想吃饭
不想排泄
不想走路
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
我的人的生活倒塌了
我竟然不如一张纸牌

《上帝之子》

我的胸部留下了永久的伤口
像扎破了的气球
像扯坏了的洋娃娃
像水池的下水道入口
像房间角落的老鼠洞
我没有了性欲
我不再有性欲
我无法有性欲
我是被遗弃的上帝之子
不是被上帝选中做了标记
是被遗弃的无用之物

《比爱情还孤独》

之前我觉得
只有爱情才让人孤独
但现在
比爱情还孤独
我破碎了
我无法和任何人阐述这件事
我无法通过任何渠道了解这件事
我是不完整的
没有人会相信我
没有人经历过
我觉得孤独极了

《一桩接一桩》

我以为自从抑郁症后
不会有再惨痛的经历
但并不是
一桩接一桩
每次都要把我摧毁
我不知道我会在什么时候死去

《没必要与人为敌》

我不愿与女人为敌
我不愿与男人为敌
我不愿与国家为敌
但还是会死在他们手上

《人》

作为人
我深深地感到痛苦
除了痛苦
别无他物
这就是人

《当然无聊》

自慰真无聊
只有叫床还有点趣味
然后我也懒得叫床了
我躺在沙发上
像一块橡皮泥
戳一下凹个坑
就算逐渐恢复原状
也还是具腐肉
自慰当然无聊

《腐肉》

我无法再享受性爱
它随男人们远去
男人们带走了我的灵魂
我去哪里都是支离破碎的
我做什么都像机器人
没有灵魂的我
生活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既不知道会不会被切割
也不知道去往哪里
我的爱人啊
为何要这样待我

《痛苦》

我很久很久没有哭
我变得越来越理性
或者说冷血
但我一想到那什么
眼泪就像杯子溢出的水
我感到心痛
胸痛
头也痛
全身都痛
唯有痛苦
才觉得自己真实
唯有痛苦
让我感到血和泪
唯有痛苦
让我加倍痛苦

《心痛》

工作太累了
我的皮肤从来没有这样差过
我的胸也开始隐隐作痛
我要去做手术了
我能说服自己有个疤痕很酷
但我真的无法接受“残缺”的身体
生病的身体
我不愿成为身体的奴隶
不愿为“人”而束缚
被破坏了的身体
就像戳破了我的完美世界
我感到心痛
我毁掉了自己的世界

《人间炼狱》

上班和生病
是作为人类的基本生活之一
但我就像在笼子里一样
我不知道别人都是怎样生活的
但我累极了
适应不了
好好做一个人难于上青天
人间炼狱啊

《奢望》

有时我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就算我今天突然死掉
世界还是照常
不再有我的消息
我对我感到忧伤
我唾弃的东西让我有存在感
我对我加倍地忧伤
我徘徊啊徘徊
世界因我而如此
还是我造就了这世界
但愿它将一直如春风

《珍惜重复的每一天》

我厌倦重复反复地说死
不是厌倦死
是重复
是反复
这让我觉得活了这么多年
每一天都是一样的
都在重复
对于一个人来说
又怎么不是不一样的呢?
把时间放长远点
出生到死亡可能只有一秒
一出生就死了
而你要珍惜这重复的每一天

《放屁》

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出生的时候就有了性格
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要成为社会的人
一个人融入群体才有价值
一个人自己的价值等于放屁
放长远点看
所有人类的存在都是放屁

《人间》

宇宙每天都在变化
如奔跑的河流
我在其中一滴水都不算
因为我不是水
我在观望宇宙
只是看着它
去改变它是没有意义的
它有自己的轨迹和方向
我不感到快乐
也不感到忧伤
唯有面对宇宙
我心如净水
安静且平和
人间不过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做一个人》

我的一生都将在普通人的日子里度过
我要做一个人
大约80年那么久
这一生既快得日月如梭
又慢得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我已经看到了我的一生
但仅此而已
无法去改变它的道路
我只能被迫地做一个人

《面目全非》

天凉了,冷了
应对这种天气
我们要把部分洗澡的时间用来睡觉
做别的事也可以
天再冷一些
我们会把更多的时间用来发呆
太冷了不愿意动
要是天再冷一些
没有温暖的地方可去
那可真是要命
没人愿意工作
没人愿意出门
我们不再是自己
世界不再是世界
仅仅是个天气
就把我们弄得面目全非

《一身病》

我又生病了
因为长期不高兴吧
为什么不高兴就要生病
我不服
我感受到了世界对我的排斥
像杀坏虫一样地要弄死我
我忧伤极了
我过得很好
我喜欢我
除了一身病

《报复》

胸部有疾是对母亲的报复
我高兴极了
我终于报复了她
然后报复了我自己

《生病》

每次生病的时候
我都会暗地里兴奋
这样别人又会来关心我了
我真想一辈子躺在病床上

《完美》

我会去做手术
然后胸部留下疤痕
我会高兴的
这样我终于不完美了
我要接受不完美
因为我追求完美

《坏女人》

我今天穿的衣服突出了我的胸部
不大不小
看着很美好
看《我不是潘金莲》的时候
我躺在影院椅上
总是忍不住地要看自己的胸部
潘金莲不是坏女人

《意淫》

只要我一上班工作
我就会开始意淫我的上司
不管对方帅不帅
是不是结婚
都无法停止意淫
就像小时候每天睡觉时
都会“意淫”爸妈遇害一样
我的想象空间总是不属于我
它们自由自在

《生肉》

厨房里有小虫子
我很高兴
可以一起把它们煮了吃了
比起小虫子我更喜欢吃生肉
这比起性爱更贴近生命
更能感受到存在

《养花》

以前我讨厌鲜花
不忍心看着生命被剪下来
后来我喜欢养花
因为我知道它死亡的事件

《厦门死了》

厦门是一个泡在海中的城市
有一天可能会被海淹了
那必然是自然死亡
一种浪漫的死法
而我面朝大海
靠近死亡
天地人和
要和厦门一起死去

《鼻屎论》

北京的空气脏得要死
每天都能抠出黑黑的屎块
像一个小球
有的城市看起来很干净
比如厦门
你以为不用抠鼻屎的时候
结果抠出更大一块
黄棕色的一小块粘成一团
像烙饼
每个人都会产生鼻屎
在不同的城市抠出不同的鼻屎
不同的鼻屎代表不同的城市
不同的鼻屎代表不同的人
要看对方是怎样的人
抠出他的鼻屎瞧一瞧

《动物园》

小区就像动物园
屎和垃圾随处可见
屎是小狗拉的
垃圾是人丢的
屎是人拉的
垃圾是小狗丢的
真和谐

《与人为伍》

我喜欢在嘈杂的吃饭环境里吃饭
这样我可以好好擤鼻涕
我的声音不会被注意到
这是一件羞耻的事
如果饭店安静
我只能憋着
憋着的样子容易被发现
更显难堪
我也曾躲到好远没人处做那个
但就像偷偷做坏事一样
如果要选择
我会选吵闹的饭店
与人们在一起
才不会发觉自己的不耻
然后觉得坦荡荡

《石头》

我吃了好吃的食物
但我并不感到快乐
我买了最新一季毛衫
但我并不感到快乐
我看哲学、历史书
但我并不感到快乐
我做我感兴趣的事
但我并不感到快乐
也不感到忧伤
我既不追求清心寡欲
也不是无法快乐的病人
我仿佛身处第三世界
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
我不知何为快乐
不知欲望
不知任何存在之事
就像一颗石头

《失眠》

我的被窝是多么地舒服啊
而我遭受失眠的折磨
毋宁一头猪

《自卑》

我是一个自卑的人
看到别人唱歌我就自卑
看到别人雕刻我就自卑
看到别人过好日子我就自卑
只要看到人我就自卑
仿佛我是一只过街老鼠
后来我就不自卑了
因为我发现他们全是一样的人
看起来不一样罢了
后来我还是感到自卑
因为身边总是会充满一样的人
他们也把我当作一员
反抗是没有用的
这波人走了还有下一波
再后来我就不自卑了
像温水里的青蛙
慢慢把自己当成了别人
慢慢我看不见自己
慢慢没有了我
慢慢所有人都一样

《奴隶》

在清晨醒来的时候
我觉得我就要死了
我并不高兴
也不难过
这身体并不是我的
它生老病死都是既定的规律
而我只能……
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永远在监狱里
就算死也是
我是人的奴隶

《我的床》

我的床曾经很舒服
一躺上去就忍不住地要睡着
现在它一点儿也不舒服
被子枕头还是原样
也没有第二个人和猫狗睡过
但就是不舒服
一晚上翻翻滚滚
噩梦多得数不清
也许是因为天气
自从天凉了
我就没有见过好天气
也许是床老了
它已经存在地太久
也许是我不开心
我像一头垂死的动物呻吟着
全身上下哪儿也不舒服
我马上就要老死了
和我的床

《不浪费生命》

挖完鼻屎的纸再擦嘴唇
不浪费纸巾
穿破的T恤做成内裤
不浪费衣物
吃剩的饭菜给猪吃
不浪费食物
谁家还养猪啊
应该倒在垃圾桶里不清理
滋养出虫、苍蝇
新的生命又诞生了

《不浪费时间》

醒来的时候是八点
我计划继续睡
睡到中午吃饭
这样一起床就吃饭不浪费时间
洗漱完喝口水刷会手机外卖就到了
狼吞虎咽地吃完
快快地吃不浪费时间
我用牙签剔掉牙缝里的肉
为了不浪费时间
我把肉沫吞了下去
依次吞掉所有肉沫和菜沫
喝口水
真是干净又美味
吃过饭后我猫着腰趴在桌上
为了不浪费时间
我并没有挪动我的身体任何部位
像一个机器人一样趴到了天黑
天黑的时候为了不浪费时间
我改成躺在床上
为了不浪费时间
我一直躺到可以睡觉的时候
啊,我的生命都用在了生命上

《我是没有灵魂的》

我是没有灵魂的
若我死了
那就是一片飘落的叶

《像一棵树一样死亡》

我再一次感到忧伤
秋天丰满的果实已去
现在冷得不像话
我怕熬不过这个冬天
而你知道
每次我都熬过去了
每次都后悔为什么没有在冬天死掉
春夏秋冬是我苟延残喘的四季
我逐渐地瘦下去
掉光头发
像一棵树一样死亡

《一头满足的猪》

我要和一头猪交换生活
正因为我知道美食、性欲的快乐

《我不是人》

我不吃
我不喝
我不睡
我不是人

《一天一顿饭》

为了活得更久
我放慢生长速度
像乌龟一样走路
像树懒一样生活
慢慢地
我只需要吃一顿饭一天
说四句话一天
走十米路一天
最终我躺在床上无法动弹
不再需要吃喝
不再需要生命

《鼻孔》

总觉得鼻孔里有异物
掏了一次又一次
鼻孔很干净
是里面的肉需要抚慰

《悲伤》

悲伤的时候
会忘记胸部
但记得脚痒

《孤独》

我一晚上都睡不着
滚来滚去
我真孤独

《买书》

每次买书都会心烦
多一本书
搬家越心累
处理遗产更心累

《都是正常的》

阴毛
作为身体之物
出现在厨房
出现在饭里
都是正常的

《无聊的诗》

看了一遍我写的诗
好无聊

《相似》

树与树是相似的
马与马是相似的
人类也是相似的

《一潭死水》

做手工的时候
我就安静了
从白天到深夜
像一潭死水

《童话镇》

童话镇是一个美剧里的小镇
有魔法、有冥界
也有爱和仇恨
我整天挥舞着魔法手势
期望也能解救别人

《不完美》

打了耳洞
身体不再完美
很多事情也迎刃而解了

《大便》

拉了坨墨绿色的大便
竟也觉得挺可爱的
我还想拉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大便

《没鱼吃》

我今天觉得很沮丧
我在猜是不是因为昨天没吃到鱼
今天也吃不到
我更难过了
果然是鱼的原因

《生活歌》

吃饱的时候我就想躺床上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就想脱衣服
但我并没有想干什么
因为吃得太饱
我得躺一会就会想干什么了
使完力气又觉得饿了
想吃点东西
吃饱的时候我就想躺床上

《嘿,老爹》

嘿,老爹
当我和隔壁的隔壁的小伙子睡了一觉
你会不会把我赶出家门
我只想知道你和老妈每天晚上在床上干嘛
我想知道你们用哪个姿势最舒服

嘿,老爹
我喜欢和不同的男人上床
你会不会把我赶出家门
我只想知道射出我的那一夜你在想着别的谁
我想知道是不是套套漏了才生了我

嘿,老爹
我讨厌你和老妈
讨厌那个家
你是不是想把我赶出家门
那真是太好了

嘿,老爹
你现在这么老了还有性生活吗
你有,我看见你买了延时喷剂
但我没有
我还年轻
我早就不过性生活了

嘿,老爹
你有一天会死的
我也会死的
算扯平了

《我喜欢钱》

我看到一个诗歌奖
大奖是一万元
顿时我的心底炸出了一堆花
我喜欢钱

《找自己》

我既阳光又想死
很难搞清自己
好像活着就是为了找自己

《掀翻》

我现在的生活很好
睡觉
买菜
做饭
看书/电影/话